当前位置:首页 > 亚博新闻


品牌新闻

GDP下降32.9%,美国商务部为何要强化这一数据?

▲图片来源:新京报网  文 | 刘晓忠  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冲击有多深?7月30日美国商务部揭晓了答案:美国第二季度GDP环比折合年率初值下降32.9%,创下了1947年季度GDP数据公布以来最差纪录。  GDP跳水暴露美国经济受疫情影响惨重  当前美国是新冠疫情的重灾区,社区隔离、停工停产带来的企业倒闭、雇员失业、家庭收入锐减,对一个消费驱动型经济体来说,短期的伤害肯定要比生产驱动型的中国来说要大得多。国内的人用“灾难性跳水”、“暴跌”来形容美国二季度GDP的表现是可以理解的。  不过,市场对美国经济早已形成广泛的预期,数据只是直观地告诉市场,新冠疫情给美国经济挖的这个洞有多深。这是美国三大股指走出两跌一涨、没有出现一边倒的“暴跌”行情的缘由之一。  其实,相比GDP,当前美国公布的数据中最具风险敏感点的数据为失业率数据,即7月中旬1700万人向州政府申请失业救济金,持续申领失业救济人数增加了将近90万,上周新增首次申请失业金人数143万。  因为,作为消费支出约占经济活动70%的经济体来说,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既增加了美国经济复苏的难度、降低了人们预期经济复苏的强劲程度,又增加了政府为失业人群提供失业救济金的负担。  当下每周额外600美元的失业救济即将到期,而美国国会和政府尚未就接下来的方案达成共识,若消费者依然不能用自身经济活动带来的收入支付账单,进行信用创造,那么美国经济要在短期内走出新冠疫情挖的“深洞”,无疑将是渺茫的。▲图片来源:新京报网  不过,与此同时需要强调的是,美国二季度GDP表现出来的惨状也与统计方法有关。  美国商务部公布的季度GDP是年化季率,也就是季节性因素调整后的年化增长率,这是一种根据季节性模型调整后的复合增长率,并不是直接将季度数据乘以4得出的全年数据,其含义是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整年,将对经济产生的影响。  举个例子可以更好地理解:如目前美国政府对每个失业人员提供每周额外600美元的失业救济,如果用季节调整后的年化率来分析,失业人员每年有7200美元的额外失业救济金,但这种额外失业救济金是“天上掉馅饼”,是短期应急不是长期的收入改变,用年化率衡量具有夸大成分,这就如同你今天捡了100块钱,但你不可能天真地认为你每天都能捡100块钱。  这个时候用单季环比变化情况来进行校验就更立体一些。 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,二季度单季较上一季度下滑10%,尽管数据依然吓人,但其视觉冲击力显然就没有32.9%这么大了。  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伤害不亚于战争  当然,这次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伤害不亚于一场战争。这势必会加大美国各界的积极应对。  事实上,4月份以来,美国各界就对新冠疫情下究竟是安全重要还是生存自由重要,争得面红耳赤。自从美国各州采取社区隔离措施后,特朗普政府就不断要求各州放松社区隔离,尽快复工复产,特朗普政府与民主党控制的州、美国疾控中心等专业机构的分歧一直处于白热化。  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是专业问题的对决,背后其实是安全与自由尺度的选择和政治方面的考量。  美国商务部这次公布的数据,且强化-32.9%这一数据本身,显然并不是一个单纯专业问题,背后是理念和利益的较量。  -32.9%的季节调整后的年化率,专业人士可以坦然观之,对非专业人士而言,这个数据的视觉冲击就足以带来改变的力量,它让人们共情一个人或家庭的单季收入下降三分之一是怎样的惊愕。  看到如此“自由落体”的经济活动和个体收入,以及新冠疫情5%左右的致死率,人们是否还继续愿意在安全与生存自由方面,将天平更多倾向于前者?人们是否还会淡定地容忍社区隔离等?  GDP数据或影响美国防疫及选情  显然,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和强化的惨淡GDP数据,美国会两党在新刺激计划上的唇枪舌战,特朗普政府向各地派遣联邦安保人员等,都可能会对接下来美国防疫方案、选情等产生明显影响。  毕竟,一旦美国人在安全与自由尺度选择上,将天平向可行自由摆动,对安全折损的容忍度提高,美国社区隔离将会有所松动,企业复工复产会从低谷开始反弹,经济活动会逐渐恢复正常。  这可能是当下股市并没有出现暴跌行情的深层原因之一。市场看的是行为预期,GDP数据呈现的是过往社区隔离、停工停产等行为的结果,向后看悲壮,向前看可能就不一定太悲观了。  用禀赋效应和前景理论的四重模式可以获得更具解释力的描述。▲图片来源:新京报网  假设GDP和居民收入是损失,安全是收益,且损失对人们心理的影响系数是收益的2.25倍。那么如果新冠疫情开始蔓延的时候,人们面对新冠肺炎对健康安全的侵害是基于可能性的损失做决定,进而在恐慌中支持社区隔离、停工停产这种购买保险的安保行为,那么随着人们对新冠疫情认识的深入,以及对生存可行自由度受限日益增长的抵触情绪,人们开始趋向于在确定性下的收益进行行为抉择。  即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知,人们对新冠肺炎带来的健康安全影响逐渐有了确定性的认识,进而促使人们越来越倾向于降低社区隔离程度、逐渐复工复产,以寻求确定性的工作收益。  同时,美国共和党和特朗普政府在美国疫情二次复发的关键时刻,就新刺激方案与民主党展开博弈,其实就是看到若在新冠疫情的安全损害具有确定性结论的背景下,继续在保持社区隔离、停工停产等条件下慷慨额外失业救济金的发放,将刺激更为复杂的社群事件,无需工作还能领取额外失业救济金的人们会让“黑命贵”的抗议活动禁而不止,进而不利于共和党和特朗普的选情。  在疫情下,“黑命贵”运动四处开花,本身就反映人们对疫情的安全评估正在发生改变,是让人们回到就业岗位和工厂,还是继续逗留在街头,无疑是接下来角力的聚焦点。  为此,如果上半年选情对特朗普不利的话,那么下半年的每一次改变都可能是特朗普和共和党选情的加分项。  警惕美国对外攻击性的强化  此外,需要警惕的是,新冠疫情给美国经济的如此程度的伤害,可能会强化美国国内的集体共识,引发美国对外的强势攻击性。  如美国政府会强化对全球产业生态链重构的支持,强化对全球金融生态的控制,全球经贸会更加向“求通排异”的轨道上前行,美国政府对脱钩的胆识也只会被不断加固。为此我们必须要警惕和小心美国政府接下来更加突出的外部攻击性。  总之,二季度美国GDP的“灾难性跳水”,可能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悲壮,存在损失高估问题,是否由此就断言美国经济已经衰败还需要谨慎。  而最需警惕的是新冠疫情可能对美国政治生态和外交生态的改变,为此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争取最有利的外部环境。  □刘晓忠(财经专栏作者、资深金融从业人士)亚博app官网-正版下载